立即注册 登录
南昌新闻网 返回首页

wangze的个人空间 http://bbs.ncnews.com.cn/?826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以前玩的游戏

已有 1388 次阅读2011-6-1 09:16

拍洋画

一张16开大的上面印着各式各样人物的硬卡纸,内容各式各样,有西游记的,有变形金刚的,有三国演义的,有封神演义的。一大张是25个小人,大概要两毛钱,如果零卖的话,平均一张一分钱。(呵呵,从小就有了批量购买的概念)。将它们一小张一小张的剪下,按图案内容比大小,一般越稀少的图案地位越高的人物价值越大。把洋画放在相对平整的地上,看谁能将洋画拍翻背——最好是硬土地,洋灰地会把手拍肿的。拍的时候一个是要注意画片弯曲的程度,再就是要注意手型。如何判断画片的受风点,手怎么窝起来拍出的风最大,这就是我们空气动力学的最初启蒙。常胜将军手里总是握着厚厚一摞脏乎乎的画片,但那必须经过独自一人时的刻苦联系,瞧瞧,从小就知道成功需要99%的汗水和努力。

打弹珠

就是弹玻璃珠。食指弯曲扣着自己的玻璃珠,用大拇指弹射出去。玩的人各出一枚,玩法分来“玩儿”的和来“恼”的——前者只是友好较量,后者输了之后就要把自己出的弹珠将给对方。玩法通常是“出纲”或“打老虎洞”。在地上划线为界,谁的玻璃珠被打出去就输,叫“出纲”,而“打老虎洞”则是在地上挖出五个坑,或者七个坑,按照顺序,谁先让自己的弹珠进入所有的洞,就变老虎。然后打着谁的玻璃珠就把谁的吃掉。是不是有点象高尔夫?后来长大看高尔夫,心中大是不屑——不过是游戏嘛,居然还要棍棍棒棒的,不懂得开发人的潜能!要知道,为了能把别人的珠一下打裂,能够在观战的MM面前露脸,我们可是全靠单手的拇指——最原始的动量定理就是这时候学的,呵呵。

滚铁圈

放学的路上,一批背着书包满头满脸脏兮兮的小孩儿,手里拿着铁钩,推着铁环奔跑的马路上,哗琅哗琅的声音响成一片,是多么壮观的场面啊。那时候拥有铁环就如同现在的孩子带着滑板上学一样,是很风光的事情。技术差劲的人,铁环是左绕右拐的,走不成直线,判断铁环技术有两个指标,一个是如何越过障碍,特别是可气的马路牙子,严重影响长距离奔跑,再一个就是如何减速,你得把铁环钩回来,但是还不能倒地不起。要不怎么我们这一代人都心灵手巧呢,小时候训练的呗。家长和老师好象也不禁止背着个大铁圈上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时候自行车比较贵,希望我们能够技能迁移,减少学车时摔车次数的原因。

丢沙包

分成两组,一组人在中间作目标,另一组人站两边儿用一只沙包砸对方的人。被砸中的自然下场,一边儿站着去。如果全部被砸中,两组交换。中间的目标不是只允许躲避,如果能够接到沙包,就可以“救活”一个同伴,使他继续上场。真正的高手,砸的时候是瞄准大腿以下的, 因为这种位置不容易接到,而接沙包的高手很少跑来跑去地奔向不拿沙包的一方去躲避,这样在跑的时候很容易中弹。简单的一转身,全神贯注地看着投手,这样的高手简直只能用“渊停岳峙”来形容了。可能是咱们国家地大物博还赶不上人口中多吧,这个游戏最终没有发展成国外占地那么大的棒球或垒球。看咱们女垒比赛的时候经常会想,她们是不是不训练的时候,就扔沙包玩儿呢?

踢碗儿

这大概要算是最廉价的游戏啦,只要一支粉笔,一块石头就可以玩起来。在地上画出一些大大小小的格子,或者是按照格子的单双,或者在某些格子里做标记,单脚一边前进,一边要把石块踢到正确的格子里。如果能够完全正确的运行一趟,可以扔“碗儿”根据落点盖房子,就是落下去只要不压线,就能在该格子画上通道,自己方的人到了这个格子,可以双脚落地休息一次。最好的碗儿是家里用完的香脂装上沙土,当时的品牌现在记不得了,只记得一种是黄色带字儿的,另一种是蓝色中间一横条的,比较常用的还有可以扣上的鞋油盒子,但是鞋油盒子上能扣上的那个小绊很是影响发挥。

跳皮筋

到现在也搞不懂那些女孩子是从什么地方搞来的那么些“绊马索”,不过,确实记得那些MM奶声奶气的儿歌。什么小皮球啦,马兰花啦,不过,这么多年来一直不理解当初编造这些儿歌的家伙脑袋里是不是进水了,你说,“马兰开花二十一”,这咱还好理解,可“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这到底是会不会数数啊?怪不得好多女孩子总觉得自己数学不好,费话嘛这不是!搁谁也不行啊,小时候居然受到这样的数列教育。皮筋的高度分踝、膝、腰、胸、颈和手举过头。MM们在把皮筋高度提到胸部以上的时候,虽说一般要和同伴相互扶持,但是,所表现的柔韧性确实令人佩服。相信不少自以为跳高不错的男孩子,也都无法做出那么高难度的动作吧。

抓棋子

即使下雨都不影响的游戏,需要的场地也不过是一块桌面。抓棋子讲究的是眼疾手快,数颗军棋子和一个乒乓球,先扔一下球,把棋子撒下去,然后赶快接球。再扔,将所有的棋子翻成正面朝上,接球,再扔。将所有棋子横立起来,接球,再扔。将所有棋子竖立起来……一旦接不到球,或是把棋子碰翻了,都算输。男生很不容易在这个项目上占优势,估计这是难度最大的一种游戏啦。一般的,家里有妹妹或者姐姐的男孩子,经常会发现自己辛辛苦苦攒钱买的军棋总是少子儿,心中经常郁闷。

打乒乓

只要有块水泥台,甚至,支块木板儿,都可以玩。教室里几张桌子放一起,把课本打横放中间做网,比赛就此开始。要不怎么乒乓球是我们的国球呢——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整整几代人从小书包里装着乒乓球拍子上学吧?所以我们的乒乓球水平都不差。现在想想,当时上学条件好象是挺艰苦的,集中的表现形式就是,桌子很少是平平整整的,而球在遇到桌子的的坑坑洼洼会自动拐弯,线路极其诡秘。写字儿的时候有垫板,可打球的时候是拿垫板当拍子使唤,实在头大。

踢毽子

过年的时候,杀鸡可以给我们带来双重欢乐,一个自然是有肉肉可吃,再就是拔下鸡毛做毽子。旮旯里找出几个铜钱儿,当然是要中间空心儿的,请妈妈用布把鸡毛缝起来,一只漂亮的毽子就诞生了。毽子可以带来花样繁多的脚上功夫,当然也可拿本书用手打,嘴里还一个劲儿紧着嚷嚷“桥、外、别、背”之类的动作指令。玩到高深处,只见毽子绕身翻飞,就是不落地,那身手叫一个灵活!估计当初的高手们,现在能够不发福的已经很少了,就算体型没变化,说到身手,也只有来一句“八年了,别~~~提它了。”哈哈

撞拐子

这是最具男子气概的战斗。单腿支地,手搬着另一只脚,用膝盖相互拼搏和撞击。如果让对手手松开或者摔倒在地就算胜利。最火暴的场面是学校里班级之间的大决战,想想吧,你的膝盖上可是承担着班级的荣誉哦,老师在旁边笑咪咪的看还在其次,还有女同学呢,特别是,还有自己一直喜欢的她……曾经有一个家伙搬着膝盖蹦到我面前,可是我没让他倒地——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毫不犹豫,如果我可以规定课间休息的时间,我希望是“一万年!”

推手

两人面对面站好,双脚分开,距离大概是一个胳膊再加半个胳膊长。开始时两人四掌相对,然后可以发力,可以卸力,总之只要你的脚移动了,就算输。也可以骗的对方发力前冲,反正你推不着我的手就行。要是推到我身上那是你犯规。经常可以看到一方前仰后合的双手乱舞,场景搞笑之至。


打尜尜儿

关键道具是一个用木头削的,两头尖中间粗,像枣核一样的东东。在地上画一个圆,把嘎嘎尜尜儿放在圆中心,防守方用像腰刀一样的一头粗一头细的木板剁尜尜儿的一头,在其跳起来的时候,用木板使劲往远了打。进攻方拣到尜尜儿后往圈里扔,防守方可以用木板阻挡,如果扔到圈内,进攻方获胜,交换场地,如被防守方击出,防守方可以根据尜尜儿距离圆圈的距离要分(一个板长为一分),进攻方如果对所要分数不认可,那就要用板子丈量,如果距离不够,进攻方胜,交换场地。反之防守方获胜,继续比赛。别觉得容易,这可是结合了棒球和橄榄球双重智力的游戏哦!

弹弓

被老师严令打击坚决没收的凶器,粗钢丝弯制而成,一般表示友好的玩法是用纸叠子弹,而不是从地上拣小石子儿。被老师查禁最严的时候,干脆只用皮筋,大家在课堂上崩来崩去,好汉是再疼也不能交换或者向老师报告的——那样不仗义。当然啦,上课的时候也会有老师会被误伤,但老师顶多疼一下,肇事者回家之后,小屁股可是不止一次和笤帚或者竹板儿发生第N次亲密接触的。

拔根

秋天落叶时,挑又粗又老的根儿,两人互相拔,看谁把谁的根儿拔断了谁就是胜利者。挑选根儿的时候,不能光看着粗或者硬就行,很多时候卖相好看的家伙往往外强中干。相信现在的不少领导,在提拔干部的时候,少不了是要运用小时候选根儿的这一原则的吧。有时还要对根儿进行加工处理,就是把根儿放到鞋子里(最好是球鞋)沤上一半天儿,臭乎乎,软了吧唧,似乎就可以增加很强的韧劲儿。

骑马打仗

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被骑的就是马。主要在沙地上打,否则摔下来太疼。首先十几个孩子分成两拨,然后自愿组合,一般比较高大的孩子当马,然后两拨人就上马开打,对冲。骑马的人可以用手拉扯对方,只要把人从马上拉下来或使对方连人带马一起摔到,对方这一对就得下场。直至对方一对都不剩。当马的孩子不准动手拉扯对方,但可以用身体去撞对方的马。做一匹好马是很要学习一些战术的:一般开始对冲的时候都是两三对一起冲到对方最厉害的一对面前,合力给他拉下来。但也不是太奏效,因为对方总会有别的人保护。所以大部分情况是比较厉害人和对方正面拉锯,不厉害的就想办法迂回到对方后面去偷袭。如果迂回的时候受阻被干掉也只好认倒霉了。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广告联系|手机版|

CopyRight © 2016 豫章论坛(南昌新闻网旗下论坛) 版权所有

赣ICP备1300594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赣B2-20110059 网安备案号36011001106270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