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96|回复: 0

香港的价值与未来(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29 10: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香港的政治影响面
/ P, {+ x, H( ?) [) U% {! t8 v( n   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所谓“名正言顺”意味着政治问题在相当大程度上就是话语权问题,当今香港也同样。从被割让到回归,香港的价值已经发生了重要的变化,如今,香港对于中国最重要的价值就是话语权价值。中国在世界话语权领域长期被动,本届中国政府虽然显示出力图扭转这一被动局面的强大诉求,但要真正扭转,绝非一朝一夕便能解决。香港的话语权价值可以从几个方面来看。* N: G6 P0 f* |- M- R
    首先,中国是当今世界唯一的社会主义大国,而且一直蒸蒸日上。对于这一点,西方社会很多人始终耿耿于怀,因为它似乎预示着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一场竞争。虽然当今中国也吸收了不少资本主义的有益成分,但是,究竟是以中国为主还是以西方资本主义的指挥棒为主,这已成为一场社会实践和话语权的“战争”。西方很担心自己在这场话语权战争中彻底失败,于是,香港就成为这一话语权战争中的一个重要战役或战场:如果香港在经济上迅速衰败,西方世界便等于在话语权战争中拿下了一个重要的阵地,甚至可能使香港成为他们持续得分的“铁票仓”,就像伊拉克成为他们持续失分的溃疡。我们所面对的现实是,当今世界的话语权制高点、话语权工具大都在西方世界手中,因此,对于他们不利的“伊拉克溃疡”,他们有能力竭力向全世界掩盖;对于他们有利的——假设香港成为中国的长久之痛——他们会不遗余力地大肆张扬。由此,中国争夺世界话语权雄心壮志便会遭到西方的有效阻击。0 j4 b7 L  W6 F/ k( C, l; i, i% p
    其次,中西方的话语权战争在香港还涉及到中国自身一个非常微妙的问题,即“一国两制”。它不仅涉及香港,还涉及澳门和台湾。之所以说“微妙”,因为它有不确定的变量。例如,“一国两制”允许香港实行与大陆不同的资本主义制度,因此,一旦香港迅速衰败,某些大陆人士站在比较僵硬的角度可以说,那是香港资本主义自治的失败,如果香港等地采取与大陆同样的制度,与大陆完全融为一体,就不会失败,而会继续欣欣向荣。但是,站在资本主义角度,它同样可以说“一国两制”在香港实行的不彻底,资本主义最根本的原则,例如“真普选”,在香港没有得到贯彻。事实上,这个声音已经成为这次“占中”事件的核心。因此,在西方社会强大的话语权系统运作下,香港的衰败仍将成为中国失败的证明。在中西方话语权争夺和较量中,香港如果迅速衰败,不管真实原因是什么,都将成为中国失败的证明。所以,中国可以接受香港的重要性不再像以前那样显著,但不会接受香港地位的一落千丈。; {; a- A* H5 `* J7 J
    第三,本届政府鲜明地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它具有丰富的内涵,其中之一便是国家统一。虽然统一的目标是指台湾,但香港的兴衰枯荣对于统一台湾会产生重大的影响。中国中央政府对于台湾同样给出“一国两制”的承诺,具体形式上可能还会与香港不完全一样。因此,在香港的“一国两制”能否取得令人信服、接受的结果,一方面会影响统一台湾的进程,另一方面也会对未来在台湾如何调整“一国两制”的措施提供有益的借鉴。在香港实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结果,其实就是为“一国两制”的正名。只有“一国两制”通过香港的实践名正言顺,台湾统一才能“事成”。由此可见香港的话语权价值不容低估。
0 E* P$ q1 X6 `  J; g1 p  D    第四,中国政府早就提出实现农业、工业、国防、科技的“四个现代化”,中共十八大后又提出要实现第五个现代化,即国家治理现代化。国家治理既包括基层治理也包含顶层制度。如何结合中国的具体情况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这是一个崭新的课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摸索。有人曾经提出继经济特区后,在中国设立政治特区,为政治体制改革提供先行的探索。事实上,在香港的“一国两制”一定程度上就可以看成是“政治特区”。在国家主权不容挑战的前提下,香港的“一国两制”可以为国家治理现代化提供实践和探索,哪怕某些实践和探索不成功,也可以成为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教训,反面教材的意义同样重要。西方政治制度能否照搬进中国?中国的国家治理现代化应该怎么做?对此我们要有一个开放的心态,在以我为主的前提下,观察、分析各国的具体做法,结合中国的现实,在香港做一些尝试,汲取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对于中国是有益的。从更长远的角度说,“一国两制”不可能永远持续,最终要变得一致,“五十年不变”已经预示了这个结果。五十年后,“一国两制”是二者取其一,还是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适当地融合?需要我们在实践中给出答案。这个实践同样关系到统一台湾。
, d9 `; w& J, C# K% Y    第五,“一国两制”的实践允许探索、允许尝试,当然还应该有一个前提,即保持香港社会的繁荣稳定,这是任何一种社会实践的根本要求。换而言之,凡有利于香港繁荣稳定的政治方式都不排斥,甚至可以借鉴;凡不利于香港繁荣稳定的政治方式都应摒弃,汲取反面教训。毕竟,香港七百多万民众也是中国人,他们的民生像每一个中国人一样不能被忽视。如果香港的政治实践出现严重失误,造成严重的不良后果,话语权战争的较量是一个方面,香港民众如果陷入不必要的疾苦,也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这就需要中央政府对于香港“一国两制”的实践既放手、放权,又要及时加以调整、纠偏。这会成为未来相当长时间内香港政策的常态。

9 w6 V) T1 b5 e* x; C  ~& L
, D8 D3 H; h. J/ Y/ ^" }6 J* Q% v四、香港的未来  q; ~& T! |" o7 j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世上没有不变的事物,香港从分离到回归,背后既是经济也是政治,香港政治的变迁会持续。但一个明显的事实是,中国在上升,西方在下降。这个事实对中国有利,同样应该把它变成对香港有利。这个历史变迁的大背景会深刻地影响香港的未来走向,时间站在中国这边。当年的分离使得香港成为“游子”,回归之后,香港如何同大陆融合到一起,既是对一段历史的总结,也是中西方互相交融、互相改变过程的凝练。当年香港分离的时候,中国在话语权领域就是绝对落后,西方就是绝对先进。如今,中国正在改变这一状况,未来必将改变,未来中国必将获得话语权的主动。不论对于大陆还是对于香港、台湾,都应该做好接受这一改变的准备,并以开放的心态迎接这一改变。
% ]' C. Q# n# }0 w    中国在世界上政治、经济地位的不断提高,使得香港曾经因特殊历史地位而获得的经济价值不可避免地降低。香港回归的时间还不算很长,为了维持香港的繁荣,不得不靠大陆各种方式的输血。有些大陆民众为此感到忿忿不平,面对“占中”的胡闹,很多人认为香港人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白眼狼,进而主张让香港自生自灭,大陆不再提供特殊支持。这种观点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不能依此心情草率行事。香港变成“臭港”,对于当今中国是不利的,对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也是不利的。但是,我们同样应该看到,一味迁就香港对于中国同样是不利的。如果香港始终处于“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局面,这并不合理。对于全中国民众来说,始终拥有特殊地位的香港实际上是一种不公平。香港需要逐步去除它的特殊性,尽早结束回归初期调整阶段必要的输血,尽快融入中国社会整体经济,结合自身特点找到与中国经济能够产生高度互补的领域,并形成相关产业。对此可以参照当年的上海。" W4 q2 o+ ]9 [8 |& ~2 N
    1842年的《南京条约》既割让了香港,也使清政府被迫开放五个港口城市,其中就有上海。当时上海只是松江府管辖的一个县。1845年清政府与英国签署了《上海租地章程》,上海英租界正式设立。此后上海又设立了美租界、法租界,美租界与英租界后来合并成为公共租界,因此,上海曾经也是殖民地色彩非常明显的城市。上海租界的性质以及它依托中国最富裕的长三角地区的地理位置,使得上海在1949年以前的重要性及地位超过香港。上海租界被称为“国中之国”,可以看成是清政府被动地接受“一国两制”。当今香港人的心态,在一定程度上与当年上海人的心态非常类似。例如,上海租界后来虽然政治上结束了“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特殊地位,但在较长时间里依然保持着做洋买办的傲慢。然而,中国收回上海租界后,并没有继续实行“一国两制”。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即便面对西方世界的严密封锁以及国民党和海外势力暗中煽动,上海并没有长时间成为新中国的麻烦,反而继续在中国整体经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 }1 E- U3 e6 R' c" K9 Z$ _    香港历史地位的凸显,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当年上海滩的洋买办们纷纷移居香港。将上海与香港作比较,我们可以看到,上海之所以在今天依然拥有难以撼动的地位,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上海较快改变了殖民地心态,清除了殖民地残余,借助自己的优势,很快与中国的整体经济形成融合,成为中国整体经济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换句话说,上海结束了租界历史后,较快摆脱了“外人”心态,与整个中国融为一体。此后的上海人或多或少还有看不起周边地区“乡下人”的心态,但这种“排外”已不明显,经常成为戏谑的对象。改革开放后的一段时间,这种心态甚至被颠倒,周边地区的“外地人”时常流露出“上海人有啥了不起”的反超,上海人也只能接受。如今,上海与外地人的心态差异已经平和很多,与中国其他地方没什么差别,但上海的重要性依然如故,这个局面完全可以成为香港的借鉴对象。1 p( L: ^, O. \3 O5 Q
    虽然香港的经济地位不可避免地下降,但应该说香港还是有一定优势的。因此,对于香港来说,尽快摆脱殖民地时代形成的“外人”心态非常重要,大陆不把香港人当外人,香港也应该不把自己当外人,更不要被真正的外人利用。香港人应该清楚地意识到,殖民地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再也不可能重来。香港融入中国是必然的趋势和结果,只有在这一融入过程中发挥自身已有的优势,香港才可能在中国整体经济乃至于在世界上保持自己应有的地位。如果香港长期处于对殖民地时代的怀旧情绪中,将会导致香港思维的僵化,增加改变心态、改变思维的难度,拖延改变的过程,甚至可能错过与蓬勃发展的中国相融合的大好时机和历史机遇。“一国两制”以及“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不应该成为香港及香港人改变心态、改变思维的借口和障碍。香港的未来只有真正成为中国整体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才会有光明的前景。这一光明前景的实现,既需要中央政府的扶持,也需要香港及香港人自身的改变。
8 o& [# i2 T3 \" F/ i  \
/ I& P, X: y$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广告联系|手机版|

CopyRight © 2016 豫章论坛(南昌新闻网旗下论坛) 版权所有

赣ICP备1300594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赣B2-20110059 网安备案号360110011062701

返回顶部